• <strong id="4suwk"><acronym id="4suwk"></acronym></strong>
  • <optgroup id="4suwk"></optgroup>
  • 違建存在七年 仍未被強制拆除

    發布時間:2017-12-27 20:41:47
    編輯:
    來源: 新華網
    字體:

    這處違建七年未拆 鄰居起訴終審被駁

    法院為何認定城管做法合理

    2010年,孫先生和張女士向城管部門舉報,與他們僅僅一墻之隔的“鄰居”正在已經竣工多年的二層樓房上加蓋第三層建筑。北京市規劃委員會、朝陽區城管監察局均認定該第三層建筑為違法建設,但違建業主提供評估報告稱強制拆除可能會導致安全風險,故城管始終沒有對其實施強制拆除。

    七年間,這處違建一直存在。孫先生和張女士以城管部門怠于履職為由訴至法院,但經兩級法院審理,法院認為城管暫緩拆除的決定合理,故判決駁回了孫先生和張女士的訴訟請求。

    情況

    違建存在七年 仍未被強制拆除

    孫先生和張女士均是朝陽區陽明廣場二層的業主,他們的房屋位于陽明廣場北向,從孫先生家的窗戶向外看去,就是小營路6號院3號樓(以下簡稱3號樓)。

    這處兩層高的建筑原本是保利香檳花園的售樓處,2010年,3號樓被北京喜龍泉投資有限公司購買。當年6月,3號樓外被搭上了腳手架,有工人在其上開始加蓋第三層樓。

    根據3號樓的建設規劃,其本應是一棟二層樓房,如果三層竣工,會影響到相鄰建筑低層的采光,于是孫先生和張女士向北京市規劃委員會舉報。隨后,北京市規委回復表示,喜龍泉公司在未經批準的情況下,擅自對3號樓進行擴建,在原批準二層的基礎上建設第三層,已構成違法建設。

    2010年12月,北京市規委向喜龍泉公司發出了《責令停止建設通知書》,并告知孫先生、張女士該違法建設應由城管部門負責查處,案件已經移送至相關單位。

    于是,二人又向朝陽區城管監察局反映違建問題。朝陽城管回復稱,喜龍泉公司未經規劃部門批準擅自加蓋房屋,房屋結構為磚混鋼架結構,5間共871.2平方米,朝陽城管將依法進行查處。

    拿到相關部門的答復函,孫先生和張女士認為違建問題很快便能得到解決,但沒想到,直到這處違建竣工,相關部門都沒能成功制止。而直到現在,7年過去了,違建依然沒有被拆除。

    因認為朝陽城管怠于履職,孫先生、張女士將朝陽城管起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判令其履行法定職責,強制拆除3號樓加蓋的第三層建筑。

    進展

    一份評估報告 打斷了執行進程

    朝陽城管表示,原本在2012年3月2日,其已經對3號樓違法建設作出了限期拆除決定,責令喜龍泉公司在17日24時前自行拆除違法建設房屋,并清理現場接受復查。

    但喜龍泉公司向朝陽城管提供了一份評估報告,這份報告是由北京國科天創建筑設計院在2012年接受喜龍泉公司的委托出具的,報告依據當時3號樓的現狀以及樓體設計圖、竣工圖等資料,對建筑物的整體安全性進行了評估。

    報告認定,該建筑物建筑結構構件在正常使用狀態下的承載力能夠滿足現行相關規范的安全度要求。因竣工時間較短,結構主體與相鄰的高層建筑地基的不均勻沉降尚未穩定,應避免對建筑物主體進行擾動,否則會對涉案建筑物和相鄰建筑物的地基造成無法評測的安全隱患。當建筑上部結構受到破壞而導致建筑物重量減少時,建筑物整體可能會因為無法平衡水浮力而發生漂浮、滑移或傾覆等嚴重安全問題。

    該建筑報告特別提及新加蓋的建筑物第三層,由于其是突出整體屋面的局部結構,地震效應更加明顯,因此應避免三層與相鄰樓層相連的結構構件發生損壞,尤其是框架節點核心區部分的連接,保證結構安全。

    因此報告得出結論,在設計使用年限內,對結構主體的任何部分、任何形式的損壞都會導致主體結構的剛度和傳力方式發生改變,造成結構安全隱患。

    此外,報告還提到3號樓為東西朝向,且建筑物主體與相鄰建筑物相比高度較低,因此房屋高度對相鄰建筑物北窗的日照沒有影響。

    收到報告后,朝陽城管找到北京國科天創建筑設計院進行了核實,設計院確認報告是他們根據現場情況出具的,而在出具報告時,設計院也的確具備相應資質。

    朝陽城管表示,根據法律要求,在拆除違法建設前城管部門應當進行風險評估,并制作執行預案、風險預案等材料。但多年來,他們都無法與3號樓的業主取得聯系,只能聯系到目前的承租方,但酒店僅租賃了一層、二層,對三層的情況他們表示并不了解。在評估報告提示了拆除風險的情況下,城管部門只能暫緩拆除。

    一審

    法院認定城管做法合理 應加大工作力度

    為了督促喜龍泉公司自行拆除違法建設,2015年7月,該處房產已經被朝陽區城管凍結,無法進行買賣、抵押。

    “是違建就應該拆除,拆除違建還要違法一方配合,他們怎么會配合?”孫先生認為,作為違建的建設方,如果強制拆除導致喜龍泉公司的損失,應該由其自行承擔。

    但朝陽城管表示,法律有明確規定,如果在拆除違法建設的過程中,給當事人的合法權益造成了損失,行政機關應依法承擔相應責任。幾年來,朝陽城管一直在完善3號樓拆除的風險評估報告等材料,但由于無法進入違法建筑的內部,無法確認拆除的實際風險。

    一審法院經審理認為,朝陽城管已經作出強制拆除決定,并進行了送達,但現有證據能夠證明,經具有相應資質的機構評估,對涉案違法建設實施強制拆除可能會導致安全隱患。因此,朝陽城管監察局如果實施強制拆除行為,可能會對相關的合法財產造成重大損失。

    因此,朝陽城管采取多次與喜龍泉公司溝通,并通過可行途徑促使該公司自行拆除涉案違法建設的做法,具有相應的事實基礎和一定的合理性,孫先生和張女士請求法院直接判令朝陽城管拆除違法建設,法院無法支持。但朝陽城管應加大工作力度,并根據實際情況依法作出進一步處理。故法院一審判決駁回原告的全部訴訟請求。

    二審

    法院維持原判 城管稱拆違工作仍在繼續

    孫先生和張女士均不服一審判決,向北京市第三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三中院經審理認為,喜龍泉公司提供的技術咨詢評估報告認為,如對涉案違法建設實施強制拆除,可能導致安全隱患。雖然涉案違法建筑至今未予以拆除,但朝陽城管監察局在《強制拆除決定書》作出后通過多種途徑履行法定職責,綜合考量本案實際情況,一審法院駁回原告的訴請并無不當,故二審判決駁回上訴人的全部上訴請求。

    北京市盈科律師事務所葛磊律師表示,本案中,喜龍泉公司提供的技術咨詢文件是單方委托做出的,不具有法律上的強制性,如果在訴訟中由法院委托相關單位進行技術咨詢,其效力會高于個人委托的文件。但由于原告方并未提出重新鑒定的申請,法院便依據在案證據進行裁判,認可喜龍泉公司提供的技術咨詢文件的證明效力。

    城管部門也表示,雖然法院認可了他們的工作,但他們仍在努力尋找解決問題的途徑,繼續督促拆違工作的開展。目前針對3號樓的違建,凍結產權、約談負責人等措施仍在進行。

    關鍵詞: 違建 強制拆除

       原標題:違建存在七年 仍未被強制拆除

    >更多相關文章
      無相關信息
    最近更新
    www.propertshop.com 兩江新區城市網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版權聲明 - 招聘信息 - 友鏈交換 - 網站統計
    Copyright© 2014-2017 兩江新區城市網(www.propertshop.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7010346號 未經過本站允許,請勿將本站內容傳播或復制.
    聯系我們:295 911 [email protected]
    又色又爽又黄又免费的视频
  • <strong id="4suwk"><acronym id="4suwk"></acronym></strong>
  • <optgroup id="4suwk"></optgroup>